时髦办|霉霉加入抗疫大军,一直是那个阳光好

 新闻资讯     |      2020-03-26 12:03

“各位,我一直都有在网上关注你们,我非常爱你们,我需要表达我的担忧,我担心现在事情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看到有很多聚会,还有派对。这是取消计划的时候了,实际上要尽可能地隔离,不要因为你不觉得不舒服就认为你不可能把一些东西传给年长者或易受影响的人。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时刻,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为社会牺牲我们的娱乐性。”

17岁发行首张专辑《泰勒·斯威夫特》到今年年初以7589.3万单曲总销量成为2010年代单曲销量总冠军,过去那个被牵线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强大女人。

在年初上映的纪录片《美利坚女士》里记录了霉霉的成长历程。这是一段在他人期许之下寻找自我的过程,坦然接纳自己的多重身份并不容易:词曲作者、表演者以及用声音带来影响力的女性。

霉霉说她在13岁的时候就在日记本上写下:自己要一定要做一个好女孩。于是经纪人告诉她好女孩会挥手微笑说:“谢谢”;好女孩不会让人们对她的观点感到不自在……小心翼翼的霉霉也总想着不要惹麻烦:“我不要做能让任何人说三道四的事儿。”

然而照片背后,她不满意自己的小肚子和他人对她身材的评论。“好女孩”要让所有人满意,身高180的霉霉为了保持60公斤的体重开始长期节食。

是我们还看到一个女孩在认真产出好音乐,更是在短短两年时间就凭借《White Horse》拿到2座格莱美奖。

然而,当她带着《You Belong With Me》斩获MTV音乐录影带大奖时,却被Kanye夺去话筒说这个奖项不该属于她。“好女孩”要让所有人满意,即使站在台上的她不知所措,她还是微笑着。事后接受采访时说道:“我只是……我不认识他。我不想挑起任何事,因为我只是……今晚很开心。”

减重之后,霉霉被人抨击身材过于消瘦,她开始明白没人能让所有人满意。自己的情绪需要得到宣泄,又不得不克制,于是我们看到了霉霉两极化评论最多的时期。

在音乐上发奋创作的霉霉金曲不断,但“她每次分手都拿前男友写歌”的评论不绝如缕。大家不厌其烦地把每句歌词对应的男朋友罗列出来,甚至说她踩着前男友的“尸体”走向了成功。

▍代表作品:《You're Not Sorry》、《The Way ILoved You》、《Forever Always》、《Jump Then Fall》、《Come In With The Rain》、《Superstar》、《The Other Side Of The Door》、《Last Kiss》

高调至极的抖森恋情更是呈刷屏之势侵占中西方娱乐版头条:狗仔仿佛能拿到双方24小时行程单,恋情的一举一动无处遁形。如此高调也没能打破三个月魔咒,俩人分手时还一度互相指责对方太过高调,抖森的男神形象也被拉下神坛。

恋情之外,霉霉的朋友圈也热闹非凡,是出了名的长腿集中营。从和小kk牵手走维密到美国独立日的豪宅比基尼派对,搭上“霉霉闺蜜”的头衔似乎就能火。

而那张集结超模与辣妹的《Bad Blood》MV中,更是将霉霉放纵与克制的矛盾点体现得淋漓尽致。

MV先后出现了包括傻脸娜(Selena Gomez)、Zandaya、Lily Aldridge、Karlie Kloss等17位角色,霉霉以颠覆以往造型的暗黑形象亮相。而在专辑背后则暗藏着和水果姐因为伴舞矛盾而撕X的故事……

和前男友撕、和同行撕……霉霉树敌众多。2016年Kanye那句“I feel like me and Taylor might still have sex.Why? I made that bitch famous (God damn)——《Famous》”的歌词彻底把她推至风口浪尖。

Kanye放出录音说霉霉事先知情,霉霉说录音被剪辑,Kanye说会放出完整版,时至今日也没有完整版。可是那时候的霉霉已经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新仇旧恨一起算,她的ins被蛇形符号刷屏,因为她是“蛇蝎女人”。

再回顾当时的状态,霉霉可以平静但依然不能释怀:“那是一场大规模的公众羞辱,数百万人不分青红皂白加入,是一种非常孤立的体验。当有数百万人同时非常讨厌你的滋味,没有人可以真正了解那种感受。”

2017年,霉霉带着《reputation》回归,延续一贯寄情于歌曲的创作,在歌曲《Look What You Made Me Do》中尽显对Kanye的反击。

更重要的是这张专辑标志着她的华丽转身与霸气回归,她不想再做提线木偶,不想为了把一切做得尽善尽美而委屈自己。她要找回初心,做本来的自己。

这也让霉粉纷纷猜测她是不是有了新恋情。终于在2017年年底,霉霉和Joe Alwyn的正脸同框照被拍到了,坐实恋情。彼时俩人已经相恋一年有余,不过此后俩人依然延续低调恋爱的态度。直到现在,我们最多的还是在歌里找到甜蜜相爱的蛛丝马迹。

从2017年的《Gorgeous》到去年升级版甜腻表白《Lover》,听歌的粉丝只求俩人原地结婚!

事业之外,俩人也统一秉承着在采访中对恋情避而不谈的态度,“我们的感情不是供人们讨论的东西。”

她取消闺蜜派对,每年的独立日都和Joe一起度过;她想尽办法躲避狗仔,只想和Joe过最普通的情侣日常;她还放弃参加格莱美,选择陪伴Joe去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BAFTAs)。

而每每一起亮相,霉霉总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被Joe牵在手后,仿佛Joe在前面能为她抵挡千军万马。

霉霉终于打破了三个月魔咒,用沉静和专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她,Joe Alwyn功不可没。

很多人认识Joe是因为李安导演相中他出演《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每秒120帧的怼脸拍摄中,Joe的每一个表情、呼吸甚至毛孔都一清二楚,这对于第一次做大银幕男主的Joe要求可不低。但李安对他很放心:“第一次看见他,两里外我就知道(男主角)是他了。”

后来进入布里斯托大学修读文学与戏剧,讲得一口男神必备的性感英式口音。本科毕业后一直从事话剧表演,默默向着成为演员的目标认真努力。

走红以后他不骄不躁,更是从来没有借霉霉的名气炒作,聚焦在高质量影片的他更看重剧本。在《宠儿》里,可以给Emma Stone作配;碰到《哈丽特》这种触及黑奴敏感题材的电影也并不要求非要大男主的角色。

大荧幕之外的他更低调,喜欢爬山、看书,正如霉霉的朋友评价的那样:“他很冷静、悠闲。”

安全感并不是要昭告全世界,彼此的信任一分不少。霉霉的演唱会、《猫》的首映、颁奖礼……Joe都会低调出席,只是坐在观众席下给霉霉鼓励。

而霉霉早在2018年就已经和Joe一家打成一片:“她(Taylor)处在一个无论是职业生涯还是爱情经验都很完美的时期,Joe则成为了一个很支持她的男友。Taylor很喜欢Joe一家,她现在很开心。”

她学会了放下,早就和水果姐和解的她在MV里一个扮成汉堡一个扮成薯条,演绎绝佳的天生一对。

她开始为女权事业发声,写出《Only The Young》号召年轻人积极支持保护女性法案的通过。